当前位置:

四岁女孩出租屋死亡 母亲称摔伤村民质疑其遭虐待

来源:新浪新闻 作者:王永吉 编辑:新浪新闻 2019-06-07 08:57:21
时刻新闻
—分享—

陈阿婆再也看不到小英喊着“一二一”,小跑着穿堂而过的身影。她一遍遍念着:“又乖又可爱的孩子……”

村里人说,这个可怜的孩子,生前可能遭虐待,吃不饱穿不暖,挨爸爸的打。孩子的妈否认。

但都过去了。孩子,别怕,天堂里没有寒冷,没有暴力。

房东说喂的饭从鼻孔出来

3个月前,小英(化名)和妈妈及5个兄弟姐妹,来到同安溪声村坑仔口里。一家人租了陈阿婆一间小小的水泥房。

这一大家子来自四川宜宾,孩子的爸爸在外面打工,妈妈在家带孩子。最小的孩子才4个月,还在吃奶,小英是老四。

陈阿婆说,很少见到小英的爸爸,只有小英妈妈讨要生活费的时候,爸爸才回来一下,通常是扔下一百或几十元钱,又匆匆离开。

这家6个孩子,陈阿婆偏爱小英,“很乖,很听话,从不吵闹”。

阿婆给小英吃点剩饭,她就跟阿婆很好;阿婆喂鸭子,她紧紧跟着;阿婆叫她的名字,她昂头笑着,眼神一闪一闪。

每天,阿婆给鸡鸭喂食,都经过小英家,如果小英不在门口,她总是习惯进屋看看她。

23日,陈阿婆从门口经过,看到小英裹着被子,躺在“床”上——— 其实,是锡纸和毡子铺在地上的简易地铺。

陈阿婆以为孩子病了,上去摸她的小手。“冰凉的哟!”起初,小英妈妈说小英“睡了”,阿婆一再追问,妈妈才说“摔了”。

看小英呼吸微弱,阿婆催着小英妈妈打电话给爸爸。

“一接电话,她爸爸就不停骂人,直到妈妈说 ‘这次跟上次不一样了,很严重’之类的话,她爸爸才说要回来。”阿婆回忆。

24日,小英爸爸骑摩托车载小英去医院,可没过多久,又把小英载回来。

“我问怎么不抢救,爸爸说治不好了,说完他就走了。”陈阿婆说。

从那天起,陈阿婆就一直牵挂着小英,不时过去看看,可孩子的情况越来越糟,开始还能稍微睁眼、转头,后来动也不动,从嘴巴喂下去的饭,从鼻孔出来。

昨天中午,小英的外公从四川赶来,一进门,摸了摸孩子,放声大哭。

陈阿婆赶紧跑过来,一听到外公说“孩子没了”,她的心像被剜了一刀,眼泪止不住往下掉。

警察很快来了,孩子被证实“真的死了”。

村民说小英遭父母虐待

在陈阿婆的眼里,小英过得不好,与5个兄弟姐妹相比,小英是被忽略的那个。

“孩子们围着桌子吃饭,就她站在一边看,我问她妈妈怎么不给吃,她妈妈说碗不够,等别人吃完再给她吃。”

“小英还小,有时尿裤子,大冷天的她妈妈也不换,说没衣服、没袜子,小屁股、小腿冻得冰凉,要是她爸爸发现了,还拿小木条抽屁股。”

“其他兄弟姐妹经常欺负她,她也不说话”……

陈阿婆难受地讲述着她所看到的一幕幕辛酸往事。她听说,小英从小寄养在外公外婆那里。

小英的离去,村里不少人唏嘘不已。

村民小江说,他听说父母会虐待小英,不是不给吃喝,就是拳打脚踢。而且这么冷的天,经常看她只穿一两件单薄的衣服,睡在地板上。

邻居陈伯说,有些天,大人穿两件都觉得冷,小英却只穿一条及膝短裤出门。有次,小英捂着头跑到他店门口哭,问她怎么了也不敢说,只是一直哭。他猜,小英可能被打了。

妈妈说孩子死于脑出血

小英妈妈姓周,35岁,嫁给大她5岁的孟某。

对于小英的死因,周某解释是摔倒造成的。不过,在摔倒的时间上,说法与陈阿婆不同。

周某说,24日吃完晚饭,她在刷碗,听到外面“哗啦”一声,跑出来一看,几个塑料凳东倒西歪,小英躺在中间,她很生气地骂了几句,但紧接着发现小英双眼紧闭,身体软绵绵的,她知道摔坏了,拿了床被子裹起孩子,放到地铺上,以为睡一会就好了。

周某没想到,小英一直“睡”着。“她一连几天不睁眼,我打了好多次老公的电话,他不是不接就是说在睡觉,我一个女人没办法。”

在周某眼里,老公孟某是“天”。以前小英也摔过,她带去医院,回来被老公骂“乱花钱”,从那以后,她再说“治”,老公便会打她,让她产生了心理阴影。

25日,孟某带小英去看病又回来了,跟周某说:“医生说是脑出血,治也是死不治也是死。”

听闻虐待小英的指责,周某有些激动:“他们说谎!”她说,小英不懂事,没生病时一天吃五六顿,顿顿都有吃饱,还有水果吃。

而在讲述这些事情时,周某却一直强调“钱不够花”,一周的生活费才百来元,还要填饱7张嘴。

目前,同安警方已介入此事,小英爸爸孟某被警方带回协助调查。(海峡导报 记者 房舒 黄敏江 实习生 何颖 文/图)

www.fxkfq.com.cn

阅读下一篇

返回首页返回高校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