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丽人鱼》另类解读原著 小丽人鱼与作者合体

2019-06-06 21:36:53 来源:百度新闻
记者:刘欢 来源:百度新闻

中新网11月20日电 为纪念安徒生诞生200周年,约翰·诺伊梅尔于2005年应丹麦皇家芭蕾舞团之邀创作了芭蕾舞剧《小美人鱼》。此次2012国家大剧院舞蹈节中,约翰·诺伊梅尔与中国国家芭蕾舞团合作的《小美人鱼》,将作为舞蹈节的闭幕作品,于11月23-24日在国家大剧院上演。不同于芭蕾舞剧《茶花女》(舞蹈节中上演的另一部由约翰·诺伊梅尔编导的作品)自小说之中延续的凄美爱情,原著同样以“悲剧”结尾的《小美人鱼》经由约翰·诺伊梅尔之手,在芭蕾舞台之上演绎与原著看似殊途实则同归的童话故事。

编舞大师、童话与童话作家

被称为“戏剧芭蕾”大师的约翰·诺伊梅尔长于改编经典名著,但又不只是简单的文字作品舞台再呈现。譬如同样改编自19世纪的欧洲文学作品,《茶花女》演员在剧中与“自我”纠缠,乃至“舞中舞,戏中戏“,而《小美人鱼》则是拉进来一个影子,让他“旁观”这段爱情。

自对《海的女儿》(《小美人鱼》童话原作的中译名)解读之始,即有小美人鱼的经历有作者本人的爱情缩影这一观点存在,诺伊梅尔将这一影子具象,抽出一个对爱情失望了的“诗人”的形象贯穿全剧,让他第一人称的旁观者身份“目睹”小美人鱼的爱情——从纯真懵懂到爱上王子之后不顾一切,追寻幸福而去,却发现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舍弃鱼尾的疼痛、身处人世中的单纯笨拙,让“诗人”对小美人鱼心生怜爱,他却只能旁观,结尾小美人鱼与“诗人”的双人舞,二人合二为一,诺伊梅尔的伏笔在此处收起——小美人鱼的忧郁痛苦又与“诗人”对爱情的失望相应相合,二人本为一体;与原作结局相异,却未尝不是诺伊梅尔本人对于童话与作家的另外一种解读。

东方版《小美人鱼》

2010年的旧金山芭蕾舞团版《小美人鱼》,华人芭蕾舞蹈家谭元元出演小美人鱼一角。来自日本能剧的宽大裤子是尾巴,它是身体的一部分;源于东亚文化的线条流丽的裤幅设计与谭元元身体中东方人的内秀与细腻柔软相融,编导约翰·诺伊梅尔也称谭元元“她把我的魂都跳出来了”。此次与中国国家芭蕾舞团合作《小美人鱼》,则是完全的东方版演绎。

诺伊梅尔在编创《小美人鱼》之时很大程度上借鉴了亚洲文化,剧中东方式的哲学表达,使中国国家芭蕾舞团演员们与生俱来东方人的纤细敏感成为演绎这部剧的天然优势。诺伊梅尔来到中国国家芭蕾舞团之初,就表示了他来创作“中芭自己的小美人鱼”的态度,结果则是令他大为惊喜。9月24日中国国家芭蕾舞团版《小美人鱼》于北京天桥剧场的首演结束之后,诺伊梅尔表示“中芭的《小美人鱼》是独一无二的演出,它完全超出了我所预想的水平。这不仅仅是引进复制我的作品,而是我和中国演员的全新创作。我认为绝对可以称之为属于中芭的‘世界首演’。”

在芭蕾舞剧《小美人鱼》中,约翰·诺伊梅尔亦亲自担任舞美、灯光和服装设计。蓝色为底,简约的线条勾勒背景,极简而精准,又颇具韵味;借鉴诸多东方元素的服装设计,舞美则又融入了几何构图。《小美人鱼》自编创之初即是一台中西合璧的芭蕾舞剧,由中国国家芭蕾舞团的演绎或可将诺伊梅尔这一观念扩大并延续。此次国家大剧院舞蹈节将中国国家芭蕾舞团版的《小美人鱼》作为闭幕节目,或许也有其另一层含义——芭蕾与中国,西方与东方,揣度相摩,合而为一。

www.ahgree.com.cn
特色栏目